解北齐_弧破天际

轰出/唐亚/业渚only!不接受其他!
雷D金药盗笔魔道白嫖(!

给列表的小图

才想起还有业渚点图…是几个月以前来着…?

[唐亚]海蓝

!是意识流!打算之后仔细写!算半个序章!十分草率十分短!

唐晓翼是喜欢海的。

他生在一个亚热带的城市,他的奶奶说她原本不在这里生活,但是她喜欢这里的海,于是他们一家就稀里糊涂地生在海边长在海边。

他从学生时代就是个不羁的家伙,他喜欢一切潇洒而自由的事物。

但是他喜欢蓝色的平和的海,咸腥的海风和粘稠的、只属于亚热带的海边的夏天。

他最后还是乖乖地读完了高中,考上了大学,离家乡越走越远,却从未离开过浩瀚的海。

于是这个跟着海走的少年背着自己的氧气瓶,潜水服,和一根属于自己家乡的海鸥的尾羽,开始属于年轻的旅行,他也遇到了三个和他一样年轻而潇洒的少年。

于是四个人开始了旅行。

在一个秋天的,北方的寒冷的海里,他大胆地离开了潜伴,追着一条漂亮的蓝色小鱼潜到了水下35.8米的沉船内。

在那里,他遇到了一个人。

蓝色的,模糊的光线浮动在沉船生着红棕色锈迹的窗弦上,船内的人看到了蓝色的小鱼,也和追着那条小鱼而来的少年四目相对。

这个人有比海更浩瀚的眼睛,唐晓翼心想着。


请不用看,一些无意义的东西。

北方是不喜欢下雨的。

小雨稀稀拉拉的,很冷很冷,像是冰锥,能感觉到这天气挺不情愿的。我把手里的复习资料用校服外套包住,我说衬衫都湿了,竹马说反正校服也要洗了,也不知道他听没听我说话。

路过曾经的校区,我说想吃拉面了啊,他也说想吃面了,于是我们走进了那家卖寿司的拉面店。

店主是我认识的人,问我们是不是还要上次的骨汤,我说要不换成乌冬面好了,店主说没有乌冬面了,于是依旧是吃了五次的骨汤拉面。

我那碗拉面里的海苔多了一片,我拍手对竹马说这就是运气吧,他挑眉说碰巧罢了。

店面很小,墙面漆着鲤鱼旗的花纹,玻璃门上贴着沾了雨水的日语标示,大概是欢迎光临一类的字样。

他心情不是很好,我也是,但是各自都压着内心里隐约而未知的愤怒与焦躁,我们当然知道那不是对对方的不满,于是我们嘻嘻哈哈一边笑一边吃。

一位妇人抱着圣经推开了店门,外面的雨点打在她的呢子大衣上。她问请问想不想听一下她宣传基督教,我刚想开口她便被店主摆摆手给拒绝了。

我继续毫无意义地嘻嘻哈哈着。

毕业临近,他问我,“你想不想回小学看一看啊?”

我正在研究芥末的吃法,被他的问话弄得皱眉。

我回想到我的小学时光,那种恶心粘稠的感觉和从窗缝里挤进来的水汽混合,眩晕感从指尖一直酥麻地传到大脑。

我开始吃面,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他也没管我,听起来他知道这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。

“我们去看什么?”

我望着墙上鲤鱼旗无神的眼睛,用最轻的声音说。

“我们去看老师么?我们去看教室么?我们去看学校么?”

他没看我,他在思考我的问题。

他知道没有老师认识我们班这个被他们亲手培育出的噩梦了;教室里不可能还有我们留下的痕迹了——学校早就在我们毕业时装修整顿了一番;而学校本身也早就为我们班这个污点的消失而开心了许久。

他想了很久,说了一句话。

“去看花吧,桃花大概开了。”

我笑着用手肘推搡着,说你傻啊,等我们毕业的时候桃花早就败了。

雨还在下,桃花开得更漂亮了。

出了拉面店还在下雨,雨点小小的,很密集。

我说真是个好天气呢。

他说就是有点冷,真是苦了今年的花,刚发了芽就遇到劈头盖脸的一场雪,颤颤巍巍开了个口就又迎了一次刺骨的雨。

我说和我们挺像的,但是之后终究会有阳光,不是吗。

他说是啊,他现在的确挺冷的。

他把我送到家门口,我飞跑上楼又气喘吁吁地下楼,把伞递给他,他说粉色的啊,受不了;我说和桃花一个颜色,应了季节,他还是不情不愿地撑着走了。

我才发现楼下那棵去年被砍掉的柳树,开始发芽了。


真·瞎几把画。化学作业期间随手摸了一发,不知道什么人鱼pa。

牙痛。烤肉都吃不好。

白嫖画手决定接受点图!不惜放了真真真真的黑历史出来(。是狼与香辛料设定的业渚。
求评论区点梗,看看有多少人x多了就挑着画少了就全画诶嘿。